我不过是想叫兜鍪

一个神经病。

诗人和树

01 想变成诗人的人和树

从前有一个人,他想当一位诗人。

他的心里有一个世界,世界里有绿色的太阳紫色的云,粉红色的河水和在河水边喝水的独角兽。

独角兽每天开心的时候就唱歌,不开心的时候就喝水,粉色的河水喝进去连心情都会变成粉色的,独角兽就又开始唱歌。

它的歌声变成一首首诗,诗上有许多公主跳舞。于是想变成诗人的人就想把它写出来。

“可是我的诗没有人想听,我不懂任何道理。”这个人很难过,他觉得自己没办法成为一个诗人。

想变成诗人的人坐在一棵树旁,心中的独角兽在唱歌。他也想吟诗,但是他说不出口。

“我想听你的诗。”树说。

“可是我不懂任何道理,我的诗没有任何意义。我的诗只是独角兽的歌声。”这个人对树说。

“哦,那好吧。”树被拒绝了,她也很难过。

这时,一阵微风吹过了。

树的叶子沙沙作响,树一下就不难过了。

而人又想吟诗了,因为独角兽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很开心。

“像是美丽的少女在弹琴。”独角兽开心的说,它就唱起了歌。

于是这个人更难过了。

“一想到我不能成为诗人,我难过的就要死掉了。”

“那你把你的诗告诉我吧。我也不懂道理,我只是一棵树。我只知道快乐和悲伤。”树提议道。

“你说得对!”

想成为诗人的人学着心里的独角兽,念起了诗:

我碰到了一棵树,

她有浓绿的头发,

我爱上了她,

还有穿过她发丝的风。

“太棒了!”树说:“你就是一个诗人。”

变成诗人的人很高兴:“我也觉得我变成了一个诗人!”

“是的,你是我见过最伟大的诗人!虽然我没有见过别的诗人。”树认真地说:“伟大的诗人,你愿意每天念诗给我听吗?听完你的诗我快活极了!快活到想开花!”

诗人答应了,

“我以后为你作诗!”